产品列表PRODUCTS LIST

一种特色中国民居建筑)
发布时间:2020-08-23 21:29

  声明:,,,。详情

  碉楼是一种特殊的中国民居建筑,因形状似碉堡而得名。在中国分布具有很强的地域性。

  据不完全统计,五邑地区目前仍保存有近4000栋碉楼,居中的开平市是碉楼密度最大的区域,有2019座。这些林里在田野中的高楼集合着生活的矛盾,也集合着岁月的珍重。那些数不清的风霜和苦难已经模糊,只有曾经为之拼命一搏的碉楼还如一枚枚印章在历史里屹然清晰。

  其形成与发展是与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综合作用的结果。它综合地反应了地域居民的传统文化特色。在中国不同的地方,人们出于战争,防守等不同的目的,其建筑风格,艺术追求是不同的。其中,最具特色的碉楼有藏区高碉和广东江门开平碉楼为典型代表。

  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统治更为颓败,开平人民迫于生计,开始大批洋谋生,经过一辈乃至数辈人的艰苦拼搏渐渐有些产业。到了民国战乱更为频仍,匪患尤为猖獗,而开平因山水交融,水陆交通方便,同时侨眷、归侨生活比较优裕,故土匪集中在开平一带作案。当时县内较大的土匪有张韶、朱炳、胡南、候晚、谭钦、吴金发、张沾、黄保诸帮,他们四处劫掠,制造了无数惨案。据粗略统计,1912年至1930年间,开平较大的匪劫事件约有71宗,杀人百余,掳耕牛210余头,掠夺其它财物无数,曾3次攻陷当时的县城苍城,连县长朱建章也被掳去。 从民国元年(1912年)至民国十五年(1926年)这14年中,匪劫学校达8次,掳教师、学生百余人。其中,民国十一年(1922年)12月众匪伙劫赤坎地区开平中学时,被鹰村碉楼探照灯照射,四处乡团及时截击,截回校长及学生17人。此事轰动全县,海外华侨闻讯也十分惊喜,觉得碉楼在防范匪患中起了作用,因此,在外节衣缩食,集资汇回家乡建碉楼。后来,一些华侨为了家眷安全,财产不受损失,在回乡建新屋时,纷纷建成各式各样碉楼式的楼宇。

  开平碉楼分布在广东省开平市,是中国乡土建筑的一个特殊类型,是一种集防卫、居住和中西建筑艺术于一体的多层塔楼式建筑。

  根据现存实证,开平碉楼最迟在明代后期(16世纪)已经产生,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发展成为表现中国华侨历史、社会形态与文化传统的一种独具特色的群体建筑形象。这一类建筑群规模宏大、品类繁多,造型别致,分布在开平市的乡村。

  自明朝( 1368 — 1644 年)以来,开平因位于新会、台山、恩平、新兴四县之间,为“四不管”之地,土匪猖獗,社会治安混乱;加上河流多,每遇台风暴雨,洪涝灾害频发,当地民众被迫在村中修建碉楼以求

  2001年06月25日,作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2007年,广东“开平碉楼与村落”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35处世界遗产。中国由此诞生了首个华侨文化的世界遗产项目。

  开平碉楼融合了中国传统乡村建筑文化与西北方建筑文化的独特建筑艺术,为多层建筑,高于一般的民居,比普通民居坚固厚实,窗比民居开口小,外设铁板门窗。碉楼上部四角都建有突出悬、挑的全封闭或半封闭的角堡,可居高临下还击进村之敌。

  清朝顺治六年(1649年)开平设县,希望从此开始太平,故取名“开平”。自建县后,“社贼之扰”有所收敛,治安较以前安定,故清朝碉楼数量不多。到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之前的时期是开平碉楼发展的初期阶段。

  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美国、加拿大等国实施排华政策,在海外恶劣的生存环境迫使开平华侨只能将传宗接代的愿望寄托在家乡。他们把建房、买田、娶亲看作在外拼搏的最高人生目标,不断将自己积蓄的血汗钱寄回开平,从而为开平碉楼与村落的建设提供了充实的经济基础。

  在匪风炽盛的日子里,为防贼患,开平的父老乡亲和华侨们纷纷集资在村中兴建碉楼。中西合璧的碉楼大量兴建是这一时期开平村落最突出的变化,林立的碉楼从此成为开平乡村壮观的文化景观。19世纪末到20世纪40年代以前便成为开平碉楼与村落发展的兴盛时期。

  开平碉楼的上部造型最具表现力,人们着力运用外国建筑中的穹顶、山花、柱式等建筑元素大做文章,形成了千楼千面的建筑式样。根据上部造型可以将开平碉楼分为柱廊式、平台式、退台式、悬挑式、城堡式和混合式等多种式样。这些不同的建筑造型反映着楼主人的经济实力、审美情趣和受外来建筑文化影响的程度,是开平碉楼最引人入胜的地方。

  开平碉楼种类繁多,若从建筑材料来分,可以分为四种:石楼、夯土楼、青砖楼、混凝土楼。

  石楼主要分布在低山丘陵地区,在当地又称为“垒石楼”。墙体有的由加工规则的石材砌筑而成,有的则是把天然石块自由垒放,石块之间填土粘接。目前开平现存石楼10座,占碉楼总数的0.5﹪。

  夯土楼分布在丘陵地带以赤水镇、龙胜镇为多。当地多将此种碉楼称为“泥楼”或“黄泥楼”。虽经几十年风雨浸蚀,仍十分坚固。现存100座,占碉楼总数的5.5﹪。

  砖楼主要分布在丘陵和平原地区,所用的砖有三种:一是明朝土法烧制的红砖,二是清朝和民国时期当地烧制的青砖,三是近代的红砖。用早期土法烧制的红砖砌筑的碉楼,目前开平已很少见,迎龙楼早期所建部分,是极其珍贵的遗存。青砖碉楼包括内泥外青砖、内水泥外青砖和青砖砌筑3种。少部分碉楼用近代的红砖建造,在红砖外面抹一层水泥。目前开平现存砖楼近249座,占碉楼总数的13.6﹪。

  混凝土楼主要分布在平原丘陵地区,又称“石屎楼”或“石米楼”,多建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是华侨吸取世界各国建筑不同特点设计建造的,造型最能体现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整座碉楼使用水泥(一般由英国进口,当时称为“红毛泥”)、砂、石子和钢材建成,极为坚固耐用。由于当时的建筑材料靠国外进口,造价较高,为节省材料,有的碉楼内面的楼层用木阁做成。目前开平现存混凝土楼1474座,在开平碉楼中数量最多,占80.4﹪。

  建在村后,由全村人家或若干户人家集资共同兴建,每户分房一间,为临时躲避土匪或洪水使用。其造型封闭、简单,外部的装饰少防卫性强。在三类碉楼中,众楼出现最早,现存473座,约占开平碉楼的26﹪。

  也多建在村后,由富有人家独资建造,它很好地结合了碉楼的防卫和居住两大功能,楼体高大,空间较为开敞,生活设施比较完善,起居方便。居楼的造型比较多样,美观大方,外部装饰性强,在满足防御功能的基础上,追求建筑的形式美,往往成为村落的标志。居楼数量最多,现存1149座,在开平碉楼中约占62%。

  主要建在村口或村外山岗、河岸,高耸挺立,视野开阔,多配有探照灯和报警器,便于提前发现匪情,向各村预警,是周边村落联防需要的产物。更楼出现时间最晚,现存221座,约占开平碉楼的12%。

  夯土楼分布在丘陵地带,以赤水镇、龙胜镇为多。当地的人多把此种碉楼称为“泥楼”或“黄泥楼”。虽经几十年风雨浸蚀,仍十分坚固。现存100座,占碉楼总数的5.5﹪。

  开平碉楼大规模兴建的年代,正是中国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过渡的阶段。外来文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方式各不相同,国内一些沿海大城市的西式建筑,主要是被动接受的舶来品;而以开平为中心出现的碉楼群,则是中国乡村民众主动接受西方建筑艺术并与本土建筑艺术融合的产物,充分体现了他们面对外国先进文化时的一种自信、开放、包容的心态。他们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加上自己的审美情趣,融合在碉楼上,使之成为留置于故土的一片精神守望地。不同的旅居地、不同的审美观,造就了开平碉楼的千姿百态。

  在开平建筑中,汇集了外国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建筑艺术。古希腊的柱廊、古罗马的柱式、拱券和穹窿,欧洲中世纪的哥特式尖拱和伊斯兰风格拱券、欧洲城堡构件、葡式建筑中的骑楼、文艺复兴时期和17世纪欧洲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等在开平随处可见。这些不同风格流派、不同宗教门类的建筑元素在开平表现出极大的包容性,汇聚一地和谐共处,形成了一种新的综合性很强的建筑类型,表现出特有的艺术魅力。

  华侨是文化的传播者。中外多种文化交融和碰撞是华侨文化发展的必然产物。它所带来的文化冲突,广泛触及中国传统社会的方方面面和各个阶层。这也是世界移民文化的共同规律。这种文化的冲突和交融,在开平表现得极为外在化。随便走到一座碉楼或民居都可以看到中外文化交融的痕迹。因此,ca88,开平碉楼与民居非常突出地体现了中国华侨文化的深刻性和普遍性。

  碉楼主要分布在村后,与四周的竹林、村前的池塘、村口的榕树,形成了根深叶茂、平安聚财、文化昌盛的和谐环境。点式的碉楼前面是成片低矮的民居,在平原地区宛如全村的靠山,满足了村民需要安全保护的心理。开平碉楼成为侨乡民众构建和谐生存环境的重要手段。

  碉楼的造型变化主要在于塔楼顶部。从开平现存的一千四百多座楼来看,楼顶建筑的造型可以归纳为一百种,但比较美观的有中国式屋项、中西混合式屋顶、古罗马式山花顶、穹顶、美国城堡式屋顶、欧美别墅式房顶、庭院式阳台顶等形式。

  台山市的碉楼,具有侨乡特色建筑,它熔中西建筑艺术于一炉,集防卫居住功能于一体,既深涵中国的传统底蕴,又饱载浓郁的欧美气息,是特定时代特定地域多元文化碰撞交汇而成的历史景观,是一幅数量众多,风格独异。

  台山碉楼主要由海外华侨捐资兴建,这些洋楼.楼仔,以西式为主,因为侨乡的华侨长期居住欧美,受到西方建筑文化影响,所画的图纸西式色彩浓烈,一眼望去,楼顶是穹顶的楼不少,那是罗马建筑特色,而绝大多数在三楼或四楼都有飘出阳台,阳台无论是一面的还是二、三、四面的,都采用古希腊列柱式,柱间形成罗马建筑半圆拱窗子。有些楼屋内设弧型拱门,竖着两条古希腊清秀的爱奥尼克式的圆柱,看上去颇有气派,凸显古罗马式的建筑设计理念,第三层阳台正面是混凝土结构的列柱式,8根圆柱构成7个廊窗,其中6个为圆拱形的,中间1个梯级形的;阳台侧面左右也各有一个半圆拱形廊窗。正面山墙镌刻着的图案复杂而精致,缩窄了的四楼平顶上再建一望亭,四方亭顶高突穹顶,耸立在果园中,犹如一名戴着钢头盔威风凛凛的战将。楼的正面有三扇门,居中门竖着双圆柱,侧门被弧形图案包围着,既豪华又有气势;而墙体是采用红砖砌成,墙上开着小方窗,这是中式的。楼第四层面的飘篷开着多个上宽下窄的枪眼,在瞭望亭上观察到有敌临楼下便可防卫。楼房观赏价值很高,而又有很大的实用价值。这批洋楼,是侨乡的特色楼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国外赚了钱的华侨,带回金钱和图纸回故乡,建起了反映他们居住地建筑风格和风情,又溶入故乡传统建筑艺术的,具防护与居住功能的“中西合璧”式碉楼。这些碉楼至今完好无损,只是大部分已无人居住,无人守护,一片苍凉。也有的由村中公尝(公共田产)收入或村人摊派自筹而建。这些碉楼一般三、四层,高的十层,墙有尺多厚,有黄泥拌石灰舂成的,有青砖或花岗岩石砌的,更多的是钢筋水泥结构;每层的四边墙上都开有枪眼。顶层普通四边突出,形似阳台,“阳台”底也开有枪眼;四角筑成瞭望台,甚至装有探照灯。门窗不大而都用厚厚的钢板做门,整座碉楼都异常牢固。台山市碉楼建筑的全盛时期,有碉楼2000多座,遍布台山的每个角落,现有1000多座,保留完好无损的626座。这些雄伟壮丽、建筑风格独特的碉楼,仍然默默地沉睡着,她神奇的面纱,露出她的美丽容颜.

  道孚被称为藏民居艺术博物馆,这里的房子基本是木石结构,下层石筑,上层全木结构。西藏各个地方因自然条件不一,建房子的材料也不尽相同,像林芝、昌都包括道孚在内的地区盛产木材,流行全木或着半木结构的建筑;拉萨和后藏地区建筑主要是土、石和木材混合结构;而海拔平均在5000米以上的阿里地

  区,由于木材和石材相对比较匮乏,则主要采用了以土坯和石才为主,结合木材的建筑样式;藏北的牧区是帐篷。

  道孚的藏民居横截面看着似乎是个梯形,底部要大于顶部,原来这是藏民居最具代表性的碉房的特征。外墙向内收缩,但内坡仍然是垂直的。上层房屋的建筑方式,当地人称之为“崩康”:除支撑系统为圆木立柱、横梁外,其余部分都是将圆木对剖,横向放置,圆的那面朝外,平面向内;以一个开间为一个组合,转角交界处做成凹凸榫,搭接咬合而成,层层重叠,直至达到所需的层高高度为止。半圆木上下之间作一些连接榫,以保证其整体性。其实就是建筑学上的井干式建筑。藏民居冬暖夏凉,据说也是因为用“崩康”方式做成的房子墙壁厚实,可以达到保暖的作用。

  在甘孜地区最具典型意义的民居建筑除了这种“崩康”之外,还有高碉和节日期间的帐篷城。在道孚境内一个叫扎坝的地方。这里据说是最后一片走婚部落,因为高碉的存在,这里的走婚习俗也迥异于其他地方,被称为是“飞檐走壁”的爱情,男生必须有本事徒手爬上几层楼高的碉楼,才可能见到爱人。历史上,大小金川一带就有建碉的风俗,有高碉是男孩娶亲的必要条件。甘孜境内的有高碉的历史可以回溯到后汉时期,目前在甘孜境内的18个县中都有古代高碉的遗迹,可以分为丹巴、康定、道孚、雅江、九龙等县的石砌高碉和新龙、乡城、巴塘等县的夯土高碉。

  在甘孜、一般的碉都在二十米以上,最高的达五十米左右,犹如立地金刚。在外观造型上亦有多样。除四角碉外,还有三角、五角、六角、八角、十二角,甚至十三角。在城厢的蒲各顶(汉意为金城)寨,现只有一百八十一户人家,但“高碉”就有四十二座之多。其中一座与众不同的高五十多米的巨型十三角碉,传说是当地的土酋,为了显示自己的财富,别出心裁而修建的。

  丹巴素有“千碉之国”的美称,全县现存古碉数量种类之多、建筑之奇,堪称全国之最,世界罕见。碉楼主要集中在河谷两岸,尤以尤以梭坡、中路、蒲角顶三处的古石碉楼群最为稠密壮观,古碉保存完整,并与村寨民居相容一地。

  其碉楼形状各异,层高六至十层,碉基结实,基宽越高越窄,碉体用片石砌成,砌艺精湛。这种碉楼是丹巴独具特色的建筑,在丹巴全县都有分布,主要集中在河谷两岸。或三五个一群,或独立于山头,碉与碉之间相互呼应,依山成势;集中的地方,目力所及,数十座碉楼连绵起伏形成蔚为壮观的碉楼群。在众多碉楼群落中,尤以梭坡乡境内碉楼群最具特色。

  墙外成屋檐。木板或石板上密覆树丫或竹枝,再压盖黄土和鸡粪夯实,厚约 0.35米,有洞槽引水,不漏雨雪,冬暖夏凉。房顶平台是脱粒、晒粮、做针线活及孩子老人游戏休息的场地。有些楼间修有过街楼(骑楼),以便往来。

  此外羌族地区山高水险,为便利交通,1400多年前羌民就创造了索挢(绳挢)。两岸建石砌的洞门,门内立石柱或大木柱,柱上挂胳膊般粗的竹绳,少则数根,多则数 10根。竹索上铺木板,两旁设高出挢面 1米多的竹索扶手。